【www.4166.com】试验队员们在饭桌子上打乱地切磋着办事内容,每颗卫星从研制到发出都凝聚着火箭和卫星发射试验队太多的血汗

发射前的第三次总检查结束后,距离预定的发射日期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了。试验队里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天宫一号与神舟九号首次载人交会对接任务圆满成功,武器试验任务也取得了可喜成绩,年底前,集团公司上下最令我关注也最牵动国人目光的,就是北斗区域卫星导航系统组网阶段最后两次发射任务的执行情况,这也是集团公司下半年宇航型号发射任务的重中之重。”一次重大任务圆满成功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马兴瑞在第一时间将电话打给了集团公司宇航部部长赵小津。
而在此前,北斗区域卫星导航系统建设已经完成12箭13星的发射任务,11颗卫星在轨组网运行,并已经形成服务能力。最后两次发射任务,正值工程处于最为关键的冲刺收官阶段,任务执行情况将直接关乎系统组网建设质量和进度。
于是,一项项、一场场围绕北斗区域卫星导航系统最后两次卫星发射任务保成功的工作和活动,在集团公司上下风风火火地开展起来。
“每一发火箭都是新的”
在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总指挥岑拯看来,每一次火箭发射都要确保成功,而每一发火箭成功发射之后又都要从头再来,各项工作都要事无巨细地一步一步踏实推进。
“对于最后两次北斗导航卫星组网发射任务,我们做的工作更加丰富、更加细致。”岑拯介绍道,针对集团公司宇航部下发的工作要求,火箭发射试验队进行了认真分解,相较于之前的发射任务,丰富了很多工作内容,也完善了很多工作环节。
此次承担第14、15颗北斗导航卫星发射任务的长征三号乙改进I型运载火箭,虽然是第二次飞行,但也有诸多改进和首飞项目。
“所有的改进都旨在提高火箭可靠性。”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总设计师姜杰说,针对本次任务的改进首飞特点,围绕“风险识别到位、过程受控、操作无误、结果圆满”的原则,试验队策划了6项量化控制、10项风险分析与控制和10项最终状态确认等26项专题质量工作。
据姜杰介绍,仪器舱防热改进、三级发动机可靠性改进等14项箭上变化,是长征三号乙改进I型运载火箭此次发射面临的重要考验之一。
为满足一箭双星发射要求,原本可以与卫星“共处一室”享受“空调房”待遇的火箭诸多关键仪器都被迫让位,挪到了环境相对恶劣的区域。而仪器舱可谓是火箭的大脑中枢部段,这给火箭带来了一些困扰。
在首次一箭双星发射任务中,试验队员们在发射场识别工作中发现:仪器舱热防护工作需要加强。于是,临时给火箭仪器舱“盖了一层被子”——包裹了一层防热材料。而这次火箭在出厂前就开展了充分的隔热包覆等防护措施,对仪器舱的热防护进行了进一步完善和加强,将火箭的“大脑中枢”牢牢地保护了起来。
火箭三级发动机06批产品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了6项可靠性改进,虽是首次使用,但充分的地面测试和验证工作让队员们对其成竹在胸。
而对于类似的技术状态变化,火箭发射试验队都按照集团公司宇航部的要求,进行了严密的风险分析与控制。
“不断地细化控制项,不断地梳理状态变化,并有针对性地进行反复检验和核对。”岑拯告诉记者,只有将各项工作做得更细,将地面测试的覆盖面延伸得更广,才能对产品的状态更加了如指掌,也才能对成功更加信心满满。
测试数据判读比对分析和量化控制,是集团公司宇航部在下发给各研制单位的文件通知中着重强调的两项工作,也是此次任务执行过程中让姜杰非常欣慰的工作亮点。
“此次数据判读比对分析工作,试验队抓得特别认真细致。通过这项工作我们发现了3个质量问题。”姜杰说,这些数据上的变化并不大,很容易就放过去了,质量问题也就从试验队员的眼皮底下溜走了。而认真负责的判读比对,使试验队员们抓住了这些细微变化,通过深入分析将质量问题成功识别出来,并彻底完成了归零工作。
通过量化控制工作,型号工作也取得了明显成效。此次执行一箭双星任务的火箭与上次首飞状态相比,仅全箭量化力矩控制就提升了41.29%;一二类单点连接量化力矩控制提升了36.95%,达到98%。姜杰说:“量化控制贯穿于整个火箭的设计生产试验阶段,这对于提升产品质量和可靠性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而全面的量化控制还需要在后续任务中继续推进。”
“一步一个脚印,打一仗进一步。”岑拯说,这些新增的旨在保成功、保质量的工作内容和工作环节,试验队还将继续贯彻到下一发乃至后续发射任务之中。“不管有多难,我们都要将最好的措施和最好的方法都用上,以确保成功。”
“不让卫星有任何危险”
伴随着第14、15颗北斗导航卫星的成功入轨,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在中圆轨道上布的4颗“棋子”全部落定。
至此,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太空棋盘上已经布局了5颗地球同步静止轨道卫星、5颗倾斜地球同步轨道卫星。
“最后两次发射任务中3颗组网卫星能否成功入轨,直接关系到北斗区域卫星导航系统能否完美收官,再加上两次任务前后正值国内外特殊的政治、外交形势,成功的意义更显重大。”北斗导航卫星总指挥李长江一语中的,“而将各项工作做深做细,不让卫星有任何危险,是保成功的前提。”
据北斗导航卫星总设计师谢军介绍,此次双星进场前,排查地球敏感器质量问题等一系列相关工作,使得卫星进场时间和原定工作流程屡次调整,而卫星的发射窗口又有严格要求,发射场工作面临时间紧、任务重的严峻考验。
结合集团公司年初发布的《宇航型号风险分析与控制要求》和不久前刚刚下发的《关于确保北斗卫星导航工程组网阶段最后两次发射任务圆满成功的通知》要求,卫星发射试验队重新梳理各项工作,在发射场测试流程与总装流程上进行了相应的风险分析与措施制定,以确保技术流程调整后的卫星质量全面受控和产品性能测试覆盖全面。
为了保证地球敏感器的质量和可靠性,试验队在原本繁重的发射场测试工作基础上,新增了发射场100小时无故障测试工作。这对这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测试队伍来说,无疑是一场攻坚硬仗。
凭借着一股必胜的劲头,试验队员们紧紧抓住工作中的关键环节和重点难点,圆满完成了这一重任。而100小时无故障测试工作的顺利结束犹如战斗号角,吹响了卫星发射试验队攻坚战的“冲锋号”。
对于发射场总装工作来说,反复拆卸与多次更改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质量风险。
为此,从卫星“两总”到一线操作人员,从操作方案的多轮讨论到实施工艺的全面审核,从实施操作到充分检验,卫星发射试验队针对总装工作的变化,建立了风险量化控制机制,加强了产品的风险分析与控制,确保卫星不带任何隐患上天。
就在第14、15颗北斗导航卫星备战发射的冲刺阶段,第16颗北斗导航卫星也在另一支试验队的护送下进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谢军告诉记者,最后一颗北斗区域卫星导航系统的组网卫星目前的工作进展顺利,一系列准备和测试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
“我们有连续成功的经验,而这些宝贵经验乃至历次总结的教训都会为我们的再次成功继续加码。”谈到北斗区域卫星导航系统最后两次发射任务,李长江对成功信心满满。
成功只在一刻,而那一刻成功喜悦的背后却包含了太多默默无闻的付出和努力。最值得的辛苦莫过于别人承认你的付出,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当最后一颗北斗组网卫星顺利定位、北斗区域卫星导航系统建设圆满收官,那些曾为“北斗”奋斗过、辛苦过、付出过的团队和个人,都会得到国人乃至全世界的认可。编辑:国防科技网
责任编辑:张海

www.4166am.com 1

中午的饭点儿已过,食堂里还没有出现火箭“两总”岑拯和姜杰等人的身影。不一会儿,一通电话从前方技术区打来。于是,“给姜总他们留饭”的通知在食堂师傅们口中传开。

6月21日零时13分,西昌卫星发射指挥控制中心,工作人员正在进行中星10号卫星发射前的最后准备。
“10、9……3、2、1,点火!”红色按钮按下,长征三号乙火箭在烈焰中腾空。约25分钟后,星箭分离,卫星进入预定轨道,整个控制中心响起一片掌声。
试验队员们长舒了一口气,有的女队员控制不住,泪水潸然而下。是啊,每颗卫星从研制到发射都凝聚着火箭和卫星发射试验队太多的心血,这一颗也不例外。
【www.4166.com】试验队员们在饭桌子上打乱地切磋着办事内容,每颗卫星从研制到发出都凝聚着火箭和卫星发射试验队太多的血汗。“大力神”发射“大家伙”
在我国通信卫星“家族”里,中星10号有效载荷通道数最多,发射重量最大,功率最大,可以说是个地道的“大家伙”。
据介绍,中星10号卫星包含30路C波段转发器和16路Ku波段转发器,发射重量达5220千克,功率超过11千瓦,这些都对卫星研制团队提出了新的挑战。
卫星重量越大,消耗的能量就越多。为了确保这个“大家伙”13.5年的服务寿命,卫星研制团队开动脑筋,在设计中采取了很多减重措施。此外,针对卫星功率大、热耗大的特点,发射试验队还专门对热控系统做了优化,对供配电系统进行了改进。
对于承担此次发射任务的火箭发射试验队来说,要把这个重5220千克的“大家伙”送上太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火箭总设计师姜杰告诉记者,这颗卫星使用了拥有中国“大力神”火箭之称的长征三号乙增强型运载火箭发射,该卫星也是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迄今为止发射的最重的一颗卫星。
长三乙火箭是我国目前投入国内外发射服务市场中运载能力最大的火箭,其地球同步转移轨道运载能力最高可达5500千克。因此,对于中星10号卫星来说,长三乙火箭的运载能力还有余量。发射时,长三乙火箭会压低轨道倾角,抬高远地点,最大程度地减少卫星所携带燃料的消耗,提高其服务寿命。

午后,姜杰接到记者约采访时间的电话,充满歉意地说:“对不起,今天看来也不行了,有点紧急的事情需要解决。”语气里透着焦急和疲惫。听说,前一晚她几乎未合眼。

www.4166am.com 2

晚饭的时候,试验队员们在饭桌上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工作内容,从架势上看,比往常激烈了许多。火箭副总设计师刘建忠吃完饭后,还没走出食堂,就被几名试验队员拦下并团团围住,争抢着汇报当天的工作情况。刘建忠逐个落实每名队员所负责的工作内容,不知不觉,大家站在食堂的过道上一讨论就是20分钟。

既保进度更保质量
5月17日,中星10号卫星发射试验队进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这时距离发射日期还有30多天。魏强说,这是发射试验队有史以来在发射场工作时间最短的一次。
由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排期很满,中星10号卫星若要在今年发射,就必须赶在5月17日之前出厂。而这个日期,对于卫星研制队伍来说非常紧张。
原来,卫星离出厂不到半年的时候,有一个部件在其他型号产品中出现了质量问题。根据“举一反三”的要求,该部件需要更换,而对当时已经组装完毕的卫星来说,如果更换部件,就意味着要把卫星重新组装。
换还是不换?为了不带隐患上天,卫星研制团队坚决把部件换掉了。可几个月后,因“举一反三”而需要更换部件的情况再次发生,于是,保进度的难度又增加了。
“那段时间,研制团队常常工作到深夜。”卫星发射试验队副总指挥杨晓宁说。为了确保任务完成,五院从上到下都给予了大力支持。而最让他记忆深刻的是太阳翼展开试验那天,大家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5点多,最后7个人都各自倚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赶进度会不会给质量带来隐患?杨晓宁说,赶进度不等于缩短操作时间。为了避免因赶进度、队员疲劳带来质量问题,他们进行了更严格的质量审查和复查,并制定了发射场产品保证工作流程,将14个质量控制点、12个强制检验点等工作纳入了产品保证流程。就这样,卫星虽然进度一度吃紧,但还是按照时间节点完成了星箭对接,准时矗立在了发射塔塔架上。
把每次发射都当作第一次
一颗卫星研制出来后,直到被火箭发射到预定轨道工作,才算有了“生命”。而且,火箭发射入轨的精度会直接影响到卫星的服务寿命。因此,为了中星10号卫星发射圆满成功,长征三号乙火箭发射试验队做了大量工作。
火箭总指挥岑拯、总设计师姜杰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但他们还是一再表示,“每一发火箭都是新的,要把每一次发射当作第一次来看待”。姜杰说:“为了满足任务要求,进一步提高这枚火箭飞行的可靠性,研制队伍对火箭进行了23项技术状态更改,其中包括5项较大更改。”
在技术状态变化较多的情况下,火箭研制队伍的质量控制更为重要。在5月底火箭发射试验队的进场动员会上,岑拯再次强调了“重大责任事故和低层次质量问题为零,发射场质量问题数量为零,无人员伤害及无产品、设备、仪器等技安事故”的质量与技安目标。
“近期,随着西昌进入雨季,雷雨天气增多,我们特别强调‘防雷’和‘防雨’的重要性,将原来的‘十防’扩至‘十二防’,并采取了一些措施。”火箭发射试验队质量管理www.4166.com ,人员说。
据了解,在执行此次任务期间,火箭发射试验队还进行了严格的质量“归零”工作,对长三甲系列其他火箭和其他型号近期发生的质量问题进行了举一反三,组织完成了7项质量工作和12项专题质量复查项目。
如今,已经历过39次发射洗礼的长三甲系列火箭因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变得更加成熟。今年4月,发射试验队还印发了《长征三号甲系列型号发射场管理手册》,对发射场的相关工作流程和规定进行了总结,以适应高密度发射要求,确保发射任务圆满完成。

当天晚上,试验队会议室的灯一直到后半夜才黑掉,好多人彻夜未眠。

不明就里的人听到这样一种传言:发射可能要推迟了。

传言还没有存在多久,第二天,姜杰主动打电话给记者说:“我终于有时间了,咱们可以聊聊啦!”

一见面,姜杰就给记者揭开了谜团。“这两天确实出了点状况。”

www.4166am.com ,原来,与卫星对接合罩后,上面级在进行供电绝缘性能测试时数据出现“异常”。难道是上面级出了故障?试验队立即和后方一起分析排故。考虑到上面级是被封装在整流罩内的,试验队员李学峰、王静华、杨超等人巧妙地利用外露的两个插头,排查出原因,最终发现是虚惊一场——上面级状态良好,由于测试未完全覆盖合罩前后的状态,导致数据“异常”现象的产生。

“上面级需要为卫星供电,而之前研制的火箭不需要,说明我们火箭研制团队对卫星的供电线路设计还是认识不够。”事后,姜杰反思道,“虽然这个问题不影响发射飞行,但我们还是要搞清楚其真正的原理,绝不让产品带隐患上天。”

“不过,好在一切又正常起来了。”说着,这位女“老总”的脸上终于露出舒朗的笑容。
来源:航天科技网站